主页 > 天地动力 >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──浅谈宋人限制君权的三道防护(上) >

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──浅谈宋人限制君权的三道防护(上)


如果今天有份以「我国是否是个法治国家」为题的网路问卷,并只提供「是」和「否」两个选项时,就算有些迟疑,相信大部分的读者朋友应该还是会选择「是」这个答案吧?姑且不论对法律信赖与否,正因为我国是个法治国家,上至国家元首,下至一般老百姓,理论上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,大家都必须服膺于法律的规範。

欢迎来到侏儸纪公园!

然而,如果有天我们能像漫画《仁者侠医》(『JIN-仁-』)的男主角南方仁一样穿越时空,回到帝制时期的中国呢?身为众人之上的九五之尊,皇帝不只是位人中之龙,还是只君临天下的雷克斯暴龙(Tyrannosaurus)。既然拥有主宰整个国家的君权,皇帝有必要遵守自己国家的法律吗?面对这种暴龙般的庞大君权,宛如侏儸纪公园管理者的臣僚们,又该使用什幺样的高压电网对其施加限制?这篇文章所探讨的,就是雷克斯暴龙(皇帝)与公园管理者(臣僚)之间斗智斗力的故事。

在开始正文之前,有一点必须在此先向各位预告:由于笔者以下所使用的几乎都是宋代的案例,因此本文标题便设定为只讨论宋代的情形。不过,採用以下方法限制君权,并非宋代独有的现象,而多为中国历代臣僚所使用。各位阅读历史书籍时,欢迎自行验证是否如此。

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──浅谈宋人限制君权的三道防护(上)
帝制中国的臣僚就好像电影《侏儸纪公园》(Jurassic Park)里的公园管理者,镇日在烦恼该如何限制雷克斯暴龙(皇帝)的行动,以确保园区(国家)得以安全营运。(图片取自中文维基「侏儸纪公园」条目。)
第一道电网:上天的权威

儘管皇帝一词经常与封建、专制等名词划上等号,面对皇帝可能的滥权行为,聪明的臣僚还是有三道可以制衡君权的电网。第一道电网,就是藉助上天的权威来压制君权。皇帝虽然居于君临天下的顶点,其既然声称自己是「天子」(上天的儿子),地位当然居于老子─也就是上天─之下。上天与天子的关係,打个浅显易懂的比方,上天就像是已经退休的上市大企业前社长,而天子则是接下经营重担的新社长。前社长虽然不直接插手公司如何运作,却仍在一旁默默监视守望着新社长的一举一动。

如果发现新社长某件事情做得太为过火(如滥用权力、行为失当)时,上天便会举行公开记者会(降下天灾)严正抨击新社长:「Be careful.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!」(你最好不要给我太白目,老子正盯着你!)看到前社长对新社长毫不留情的严厉批评,难免会动摇投资人(人民)对于该公司(国家)的信心。

感受到上天的愤怒,也为了安抚浮动的民心,此时天子通常会发表声明稿承认错误(下诏罪己,承认自己的过失),并要求部下(臣僚)直言上谏。另一方面,每当天有异象,有话想说的臣僚也时常藉着上天的权威进谏皇帝,要求皇帝改善缺失。

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──浅谈宋人限制君权的三道防护(上)
某方面来说,古人想像中的上天有点像小说《一九八四》里的「老大哥」(Big Brother),总是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。(图片取自日文维基「1984年 (小説)」条目。)
第二道电网:舆论的压力

不过,异象之所以称为异象,正是因为它不会经常发生(否则就叫做「常象」了)。如果国家长年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,是否就表示臣僚没有上奏吐槽皇帝的机会了?事情并不是像憨人所想得那幺简单!事实上,多数臣僚决定是否劝谏皇帝的关键因素,并不是天象是否正常,而是自己的心情爽不爽!只要有话不吐不快,就算天气多幺风和日丽,有些臣僚依旧进谏不误。这种下情上达的进言管道,又被称为「言路」。

言路是否畅通,经常被视为政治是否清明的指标之一。若是遇到比较爱面子的皇帝,为了表现自己有纳谏的雅量,皇帝常会故做开明地奖励提出建言的臣僚。以下关于宋太祖赵匡胤(927-976,960-976在位)的小故事,正是一则典型的案例:

某天,宋太祖在后园以弹弓打黄雀取乐,此时有臣僚声称有急事,请求晋见太祖。太祖一听,便急忙予以接见。没想到听了老半天,这位老兄所言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被打扰了玩乐雅兴的太祖,便生气地质问这位臣僚为何要扰人清闲,而这位大臣居然回嘴说:「我认为这件事情,可比你用弹弓打鸟要紧急地多了。」太祖一听,怒气值已到了发动攻击的临界点,便随手抄起身上的饰品,打向该位臣僚的嘴巴。结果这幺一打,居然撞掉了对方两颗牙齿!

挨打的这位臣僚没有还手,而是慢慢弯下腰捡起被打落的牙齿,小心地收进怀里。看到这幕的太祖更为暴怒,便呛该位大臣:「你收好那些牙齿,是打算拿去法院告我伤害罪吗?」(太祖没说出口的是:「法院是我家开的!想告赢我?你等下辈子吧!)该臣僚也不甘示弱地说:「我无法对您提告,但自然会有史官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。」太祖一听,顿觉一股寒意窜上背脊,便立刻摆出欣喜的受教表情(其实应该是勉强装出笑脸),并赏赐该位大臣财物,以安慰其心(实为医药费与封口费)。

天不怕、地不怕的宋太祖,何以一听到此事有可能会被写进史书(事实上也真的被记下来了,不然我们今天怎幺知道这则故事),便立即态度大变,转而嘉奖该臣僚的行为呢?追根究柢,原因便是太祖非常注重自己的历史定位(说白话点是极爱面子)。

必须说明的是,古人(尤其是统治阶级与读书人)看待历史的态度,与现代人极不相同。他们是真心相信,历史是门可以鉴往知来的实用学问。也因此,他们非常喜欢阅读史书,并试着从过往的例子寻找治乱兴衰的道理,引以为戒。唐太宗(598-649,626-649在位)不是也说过:「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」吗?[2] 短短的九个字,便道尽了历史在古人心目中的实用价值。

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──浅谈宋人限制君权的三道防护(上)
「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」一言,显示了唐太宗相信历史是门可以致用的学问。(图片取自中文维基「唐太宗」条目。)

正因为史书在当时拥有庞大的读者群,一旦事蹟被写进去,「好的形象让你变神人,坏的形象让你变鲁蛇」。对皇帝而言,「是否接受臣僚的忠言」(纳谏与否)是个足以被史官大书特书的个人特质。今天你太祖不仅对奏事的大臣态度恶劣,甚至还施加肢体暴力,一旦被史官得知,其笔下的太祖形象会有多幺残暴昏聩,大概也就不难想像了。而读到史书如此记载的读者,将对太祖产生多幺恶毒的批评,似乎也是可以预期之事。对于极爱面子的宋太祖来说,他怎幺不会战战兢兢、戒慎恐惧地在意自己的历史评价呢?

是故,身为一位深知史笔厉害的成熟大人,即使心中再怎幺不情愿,太祖仍然奖励了这位挨揍的倒楣臣子,藉以凸显自己知过能改的宽宏度量。原本一桩极可能成为负面帝王学教材的职场霸凌案,就在太祖转怒为喜之下,成功变成一段佳话,实在不得不令人称讚太祖确实是位颇有手段的非凡人物!

身为喜欢毒舌批评国政的臣僚,如果碰到一个根本不怕上天权威,也不在意舆论抨击的皇帝,那该如何是好?既然虚拟的血缘关係(上天之子)没用,与皇帝形同外人的臣僚当然更不被皇帝放在眼里。那幺,如果抬出不只与皇帝有着血缘连繫、而且还是他辈分甚高的宗族祖先呢?在崇尚「百善孝为先」、「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」的传统中国伦理观,即使你贵为一国之君,于情于理,总还是得卖宗族长辈──也就是祖宗──一个面子吧?欲知后话如何,请待下回分解!

侏儸纪公园的高压电网──浅谈宋人限制君权的三道防护(下)

注释

[1][宋]司马光撰,《涑水记闻》(北京:中华书局,1989点校本),卷1,页7。

[2][后晋]刘昫等撰,《旧唐书》(北京:中华书局,1975点校本),卷71,〈魏徵传〉,页2561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